解决生态难题法兰克福学派怎么看

法兰克福学派的生态思想为生态学马克思主义的产生奠定了理论基础,其对生态危机本质的揭示为我们解决生态问题提供了有益借鉴,其对科技异化和消费异化的批判有助于我们树立辩证的科技观和消费观。

【摘要】法兰克福学派的生态思想为生态学马克思主义的产生奠定了理论基础,其对生态危机本质的揭示为我们解决生态问题提供了有益借鉴,其对科技异化和消费异化的批判有助于我们树立辩证的科技观和消费观。

【关键词】法兰克福学派 生态 科技异化 消费异化 【中图分类号】B089 【文献标识码】A

第一代法兰克福学派思想家霍克海默和阿多诺把人与自然的关系及生态问题当作一个理论主题进行研究。霍克海默和阿多诺指出,资本主义社会推崇实证主义和理性主义,增强了人统治自然的力量,为人类解放创造了日益增长的潜力,但却导致了人和自然关系的异化。

弗洛姆认为,现代资本主义社会是一个以私有财产、利润和权力为生存支柱的社会,占有和谋利是工业社会中每一个人神圣的、不可让渡的权利。重“占有”是现代资本主义社会占主导地位的生存方式。“它使客体和主体都成为物。两者之间是一种僵死的关系,而不是有生命力的关系。”重“占有”的生存方式造成了资本主义社会的生态恶化。

马尔库塞指出,资产阶级追求利润的本性使资本主义社会具有高生产、高消费的特征。资产阶级应用科学技术大肆开发和利用自然,迫使自然商品化,破坏了自然界的生态平衡。

作为第二代法兰克福学派的领军人物,哈贝马斯指出,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解决了经济增长的动力问题,然而,保持经济持续增长要求人们不断加大对自然资源的剥削和利用。在资本主义社会,生态危机无法消除。

科技异化是生态危机产生的直接根源。霍克海默和阿多诺对启蒙运动中的科技异化进行了批判。他们指出,启蒙是唤醒世界,祛除神话,并用知识替代幻想的运动。然而,破除迷信的科学技术最终走向了对科学技术的迷信。人类借助科技的力量,不断加强对自然的征服和掠夺,由此导致严重的生态危机。

马尔库塞指出,在科学技术的控制之下,自然是资本主义加强对人和物的剥削性管理的原料,自然被适应资本主义要求的、工具主义的合理性主宰和统治,其直接结果就是生态危机。哈贝马斯指出,在晚期资本主义社会,科学技术“不仅是生产力,而且也是意识形态”。科学技术实现了对自然和人的统治,导致了生态危机的产生。

消费异化加速了生态危机的产生。马尔库塞指出,资本主义社会一方面大力发展科学技术,生产丰富的有吸引力的商品。另一方面,利用媒体和广告将各种虚假的需求强加于人,人们在媒体和广告的左右下,进行异化消费。异化消费必然造成资本主义经济的无限膨胀,这就加速了生态危机的产生。

第一,进行以人的解放为目标的总体革命。法兰克福学派认为,人对自然的控制建立在人对人的控制之上。因此,自然解放的前提条件是人的解放。要解放人和自然,需要进行包括经济革命、政治革命、社会革命、文化革命和生态革命在内的总体革命。其中,文化和意识形态的革命是核心。

马尔库塞指出,要克服生态危机,需要进行人的本能结构和自然观的革命。革命的目的是为了消除异化,实现人的本质,使人类人道地占有自然。弗洛姆把人的性格结构分为“非创发性”和“创发性”两大类。要克服生态危机,必须将人的“非创发性”性格结构改造为“创发性”性格结构,从重“占有”转变为重“存在”。

第二,改变科学技术的资本主义使用方式。马尔库塞主张人们应该改变科技发展方向,以新理性取代单一的科技理性。新理性是科学理性和艺术理性、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的统一,是一种包含批判和否定精神的历史理性,是理性与感性、与幸福的统一。他要求把科学技术运用于自然界时,应努力解放自然界美的特质。哈贝马斯认为,必须在科学家、政治家和社会公众之间建立起一种民主对话机制。在对话中,人们要遵循真实、真诚、正当三大原则。

第三,培养人道主义的需要观和消费观。弗洛姆指出,必须反对重“占有”的价值取向,倡导重“存在”的价值取向,建立符合人性的消费方式,这样才能避免消费异化,克服生态危机。马尔库塞认为,要建立健全社会,应当用“真实的需要”取代“虚假的需要”,改变人们的需要观和消费观。

第一,法兰克福学派生态思想为生态学马克思主义的产生奠定了理论基础。“生态学马克思主义”是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重要的新兴流派之一。北美学者莱斯的《自然的控制》《满足的极限》,阿格尔的《论幸福的生活》《西方马克思主义概论》等著作的出版,标志着生态学马克思主义的产生和形成。

莱斯和阿格尔继承了法兰克福学派将生态危机与资本主义制度,与科技异化和消费异化相联系的思想。莱斯认为,资本主义的过度生产必然导致生态危机,必须实行稳态经济,建立一个“较易于生存的社会”。阿格尔提出以“期望破灭的辩证法”来克服异化消费及其引起的生态危机。在莱斯和阿格尔之后,高兹、佩珀、格仑德曼、福斯特、奥康纳等人吸收了莱斯和阿格尔的思想,将生态问题的解决与社会主义运动相结合,形成了系统的生态社会主义思想,将生态学马克思主义发展和深化到一个更为成熟的阶段。

第二,法兰克福学派对生态危机本质的揭示为我们解决生态问题提供了有益借鉴。法兰克福学派指出,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是一种以利润和交换价值为目标的制度,它是造成生态危机的根本原因。要解决生态问题,必须放弃无限止增长的目标,实现人和社会的解放。上述思想为我们解决生态问题提供了启示。

第三,法兰克福学派对科技异化的批判有助于我们树立辩证的科技观和生态观。第一代法兰克福学派思想家一方面对科学技术的资本主义使用方式展开了批判,另一方面他们又指出不能完全否定科技,科技在计划和开发自然资源等方面,依然是相当重要的。他们主张人们应该批判片面的科技理性,树立新理性观念。这一思想对我们思索当代中国的科技和生态问题具有重要启示。

虽然当代中国也某种程度上存在科技异化和生态破坏的现象,但早日实现现代化仍是我们目前的第一要务。放弃对科学技术和科技理性的追求,只能是开历史的倒车。第一代法兰克福学派提出的新理性概念启示我们,当代中国既要高度重视科学技术的发展,又要高度重视生态文明的建设,要将科技与艺术相结合,以美的法则塑造自然,要引导人民将关注重心从金钱和物质转移到对什么是真正的幸福的思考和追求,不能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片面地追求经济的增长。

哈贝马斯是第二代法兰克福学派的领军人物。哈贝马斯提出将科技发展与民主政治、公众舆论相结合,这一思想对于解决当代中国的生态问题具有较大的启示性,在发展科技和保护生态的过程中如何进一步重视群众的参与和信息的透明化是我们应该思索和实现的问题。

第四,法兰克福学派对消费异化的批判有助于我们树立健康的需要观和消费观。在当今中国,虚假性需要和消费异化是我们要警惕的现象。如果放任消费主义、攀比之风和奢侈浪费恣意发展,不仅会导致道德滑坡,而且会造成对我国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的破坏。法兰克福学派生态思想启示我们要把生态文明建设和社会主义消费文化建设有机结合,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加强对新闻媒体的监督、管理和引导,自觉虚假性需要和异化消费观念的渗透和泛滥。只有这样,才能从思想源头上有效地防范消费异化和生态问题的产生。

【注:本文为湖北省教育厅人文社科重大科研项目“高校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长效机制研究”(编号:16ZD067)的阶段性成果】

①[美]埃里希弗洛姆著,李穆等译:《占有还是存在》,北京: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5年。

②[德]尤尔根哈贝马斯:《文化与批判》,法兰克福:法兰克福出版社,197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