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个画风清奇的小镇让你留守英国也能玩遍欧洲

随着气温不断回升,英国最好的季节终于来了!现在正值复活节假期,“工作党”和“学生党”是不是都在纠结:到底是留守英国,还是投奔温暖的地中海呀?假期诚可贵,不好好利用真是太浪费了!如果你不想受舟车劳顿之苦,又看腻了典型的英式乡村,这几个画风清奇的英国小镇或许能让你眼前一亮,近距离品尝欧洲异国风情。

有着英国“小瑞士”之称的林顿(Lynton)和林茅斯(Lynmouth)位于德文郡(Devon)北部海岸,这个称号还要归功于双子城的独特地形。

在这里,房屋依山势而建,远远看去非常有层次感,仿佛置身于阿尔卑斯山脚下。

来到这座“双子城”,一定要走一走位于林顿的海崖峭壁,沿着峭壁往北走,可到岩石山谷,成群结队的野山羊常常出没于此。

如果你想要去林茅斯,请坐一坐穿梭在山谷之间的绿皮小火车,一定别有一番趣味。这个兴建于维多利亚时期的水动力铁路是连接林顿和林茅斯最早的纽带。

“双子城”附近还有一个野生森林公园——埃克斯穆尔国家公园(Exmoor National Park)。它拥有面向大西洋迷人的海岸线,与威尔士隔海相望。在这里,你可以领略满湿地盛放的石楠花、郁郁葱葱的树林和古朴的田野。此外,这里也是红鹿和野生小马生长的故乡。

水上伯顿(Bourton-on-the-Water)是科茨沃尔德一个非常受欢迎的小镇,有英国“小威尼斯”的美誉。

静静流淌着的温德拉什河(Windrush River)贯穿着整个村庄,小河很浅,清澈见底,自西向东流淌,最终汇入泰晤士河。

矗立在小河两边的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六座历史悠久的低矮石桥将河的两岸连接起来。也正是因为这条小河,水上伯顿被英国人称为科茨沃尔德的“小威尼斯”。

有趣的是,水上伯顿里还藏着一个示范村(Model Village)。这个迷你村庄是按1:9的比例,用真实的建筑石材复制的水上伯顿村微型村庄。

Model Village建于1937年,是Old New Inn的前任主人指导设计,当地的工匠花了5年时间修建而成的。

村中的每一个房子、商店、教堂河流、树木都被复制在这个示范村内,甚至还包括这个示范村本身呢!来到这里,你会有种置身小人国的错觉。

据说,这位建筑师娶了一位意大利妻子,看到妻子思乡难却,便花巨资建造了这座意大利式的花园村落。

在波特梅里恩,随处可见的是各式建筑:古典主义、哥特式、巴洛克式、维多利亚式,多种风格并立其中,并不拘泥于意大利风格。

在英国南部有一个叫做拉伊(Rye)的小镇,靠近著名海滨城市布莱顿(Brighton)。

十二世纪之前,拉伊不过是个不起眼的沿海小村庄,后来日耳曼人发现它的优势——天然的贸易良港。

后来,法国占领拉伊直至1247年。19世纪初英法两国还为这个小城爆发过多次战争。

这里有坐落小山之上的白璧红瓦的砖砌小屋,蜿蜒错落的石板小路,一望无际的田园风光和停泊在海港的小船。也难怪浪漫的法国人会一见倾心,念念不忘。

占地面积仅仅只有4.2平方千米的它被称为“离天堂最近的小镇”,完全不输瑞士的“天堂小镇”因特拉肯。

卡丁顿(Cockington)位于英格兰德文郡,是一座远离喧嚣的世外桃源,保存着乡村最完美的景观,颇具南法小镇风情。

初到卡丁顿,一座座蘑菇状的茅草屋就映入眼帘,加上小型牧场和潺潺的溪流,彷彿白马王子马上会出现在你面前。还有什么是比在这里消磨午后时光更惬意的事呢?

传说,千多年前爱尔兰公主Princess Eia,乘坐一块巨型树叶到来康沃尔的一个小镇进行传道,小镇随后取名为St Ives,以纪念这位公主。

塞尔特海(Celtic Sea)畔的圣艾夫斯,被誉为英国的爱情海小镇,每年夏天总是游人如织。

圣艾夫斯不大,一列列的矮房子依着山丘而建,由码头一直伸延至山坡的另一端。

中间是错落的横街窄巷,两旁开设了不少个性商店,巷内气氛却没码头边的热闹,反是静悄悄的,很适宜漫步游览。

若是想看小镇最美的风光,不妨由码头边沿临海一端的阶梯,登上山岬最高点,整个行程不过十来分钟。

站在山岬可居高临下,右边是热闹的码头,左边是白沙滩,小镇最美的风光于此都可一网打尽!这海天一色的绝美景致,根本不亚于西班牙的黄金海岸。

英国小城盼避运商机 布莱顿静待奥运开幕

在伦敦南部的海边城市布莱顿,大街上张贴着不少这样的海报: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目光坚毅地迈步奔跑,而手里则牢牢高擎着一支火炬冰激凌。这是布莱顿正在举行的“边缘艺术节”的海报,这个以创意为主的艺术节显然在借着火炬的形象打奥运的擦边球。因为,随着奥运圣火开始传递,英国全境再次掀起了一股奥运浪潮。

虽然真正的火炬到达布莱顿还要等到7月初,但正像海报所展示的那样,这个小城早早就打起了奥运的主意。奥运带来的商机是如此诱人——云集展示的赞助商,蜂拥而至的游客,都可以抽象为一张张飞舞的英镑钞票。尤其是此前英国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英国国内生产总值已连续两个季度下滑,当英国经济再次陷入衰退的时候,奥运商机无疑成为很多地方翘首以盼的一针“经济强心剂”。

当然,在切分奥运商机蛋糕的时候,最大的一块自然是归奥运的举办城市伦敦所有。即使在奥运之前,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持续的国际媒体关注,都已经使伦敦受益颇多。至于其他城市,比如曼彻斯特等,也都能分到一小块,不过就广大英国的三线城市来说,就只剩下站着吆喝的份了。

而布莱顿却对这种切分蛋糕的方式并不满意,他们另辟蹊径,盯上了另一个奥运细分市场:那些在奥运期间为了躲避大规模赛事给生活造成的不便而离开伦敦的“避运者”。

虽说组织者将伦敦奥运会描述成“这个星球上最伟大的盛会”,但并不是人人都爱凑热闹。更何况由于行路难等具体问题,到时候奥运将成为每个人的噩梦。据伦敦交通局预计,奥运会期间,仅伦敦市,超出平时出行的次数每天可多达300万次。只要看一眼伦敦交通当局给出的奥运期间伦敦地铁、火车交通热点清单,满地图的鲜红色堵点,就会让人心生“胜利大逃亡”之意。

据调查,有130万人计划在奥运期间离开伦敦,其中大约10%的伦敦人为了躲开奥运会,特意更改了原定的旅行日期。而这些人正是布莱顿的目标客户。在布莱顿旅游局的市场经理约翰·卡米歇尔看来,既然有大批的伦敦人为了避开近百万海外游客而出行,那他们正好成为布莱顿的游客。

“这里距离伦敦只有一小时的车程,有阳光和海滩,而且还很安静,正是躲避奥运的最佳选择。”他说。

其实作为在英国小有名气的休假城市,布莱顿确实有着不错的接待能力。那里的酒店、餐馆等,都盼望着奥运的到来。因为4月创历史纪录的降雨,以及5月近百年来最寒冷的天气,已经大大影响了这些行业的生意,他们都寄希望于在7、8月的奥运期间能够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不过,一旦奥运期间真有大批来自伦敦的“避运者”来到布莱顿,会不会破坏了只有十几万人口的小城的宁静,从而使不少本地人也不得不出行“避运”呢?这似乎不在眼睁睁盯着奥运蛋糕的人的考量当中。(王亚宏)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